《水杏》作者:小小9090丨民國年下養成文,叔嫂禁忌戀,走劇情的PO文

芭蒔圈掃文組
3754
文章
39
評論
2020年1月10日08:41:18 1 34,314

8.暖陽(上篇)

她的手隔著一層春夏天的薄衣服觸在他的肩上,癢絲絲熱烘烘的。

布條做的尺子又有點微涼,被那只手操控著,蜿蜒的蛇一樣貼在身體的每一寸移來動去地量著,很有些異樣。

“好了沒有?”小滿語氣有點不耐,聲音卻輕,兩邊面頰都被太陽曬得紅彤彤的。

水杏只是笑,蹲下去,布尺子移到他的褲腿邊。

少年人長得快,去年的褲子,這時候已經短了,一小截腳踝有些局促地露著,她的手不經意觸碰到那裸露的皮膚時,小滿覺著,自己渾身的汗毛好像都立了起來。

她終于收了布尺站起了身。

小滿松了一口氣,嘴里嘀咕一聲,“我弄飯去?!北闩み^那燒得紅紅的面頰,頭也不回地走了。

一邊走著,他卻低頭看著自己的腳下,那一雙鞋,是她替他做的。

那一回,他只知道她做了一百零二雙鞋。一百雙替梁家的佃租,剩的兩雙,一雙給了梁三公子,一雙給了柳嫂,是感謝他們幫忙。

他卻根本沒想到,原來還有一雙,是她特意做給了自己的。那天,就從街市上回去之后,她忽然又拿出了一雙鞋,笑吟吟比劃著讓自己換上。

輕,軟,合腳。

他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時候悄悄的量了他的鞋,替他做了新鞋。

吃面也好,做鞋也好,她都只想著他,唯獨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凈。

——明明他什么忙也幫不上她,只能是個負累,明明他待她又那樣壞。

他心里不是滋味,嘴里卻偏“哼”了一聲,不知好歹地說著,“別以為這樣,我就會不討厭你?!?/p>

這話一說出口,連他自己都有些討厭自己了,可她還是溫溫柔柔笑著,毫無芥蒂的樣子。

對著她,小滿總覺得,自己的某些東西,似乎正在土崩瓦解。

就像今天,她要替自己量身做衣服,他只不停重復著說不要不用,水杏笑著,還是拿了布尺子過來,自己便也就老老實實地站著不動,任憑她量了,被灌了迷魂藥一樣。

水杏手兒巧,梁家送的那一些舊衣裳舊布,蒙著灰,散發著重重的霉味,有些都褪了色,發了黃,她都細細地一一洗過,晾曬了。

替自己量過尺寸之后,她用那些舊衣舊布縫縫改改,沒幾天,就做出了一身像樣的衣褲。

是身灰湖綠的短褂,悉心地盤了淺褐色的布紐。小滿本來就生得俊,這一身淡淡的淺綠襯著他白凈的臉,看著像初夏太陽下蓬勃鮮嫩的植物似的,干凈又明亮。

柳嫂看著,已是贊不絕口,說是她看著跟人家托人從蘇州帶回來的衣服都差不離了,一聽這是水杏拿地主家給的舊衣服改的,更是嘖嘖感嘆個不停。

小滿被她瞧得不自在,臉上發熱,嘴硬地嘟噥一聲,“好什么……跟顆被扒了皮的葡萄似的……”

柳嫂一怔,嘴里道了一聲“祖宗”,猛一下的,又笑得直不起腰來。

水杏早就習慣了他不肯好好說話的別扭性子,便也只隨了柳嫂捂著嘴笑。

柳嫂笑夠了,認認真真看著水杏,對她道,“有這樣的手藝,你可以試試做些針線活拿到街市上去賣。說不定,這也是個謀生的好法子呢?!?/p>

水杏斂了笑,有些羞澀地垂了頭去,但柳嫂回去之后,她卻總一動不動看著那一些剩余的舊布出神,好像在認真地考慮起柳嫂的建議來了。

老于兩口子死前沒留下幾個錢,因為水杏的鞋子做得好,高玉芝又施舍了一些錢,但也并不多,支撐不了多少時日。所以,不得不要為了往后的生計開始思量和打算。

小滿年紀還小,雖然也知道苦惱,對于這些事情的艱辛和沉重卻并沒有像水杏那樣深刻清醒的認識。

他只是想著,大不了就隨村口的胡三一道去河浜里抓魚摸螺螄賣錢。

村里頭出名的媒人李婆踏進于家的小院時,水杏正在屋里做針線。

她滿臉喜色,探頭探腦地朝內張望著,見著了小滿,便笑著問他,“你嫂嫂呢?在屋里嗎?”

這種神情,小滿最是熟悉,她來替大春說媒時,也是這副模樣。

當年,水杏和阿姐的換親,就是她的主意。

小滿瞟她一眼,硬梆梆地說,“不在。你走?!?/p>

李婆一怔,臉上仍是堆笑,“你這小鬼,別不懂事。我可替你嫂嫂物色了一門好親事呢?!?/p>

小滿看著地不說話,李婆正打算自個進門時,他卻猛地伸了手,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把她往外推,“滾!給我滾!”

李婆冷不丁被他推了一個踉蹌跌出了門外去,再回神,那男孩兒已經一臉陰沉地栓上了院門。

她拿手指著他,嘴里不住地唾罵著,只能悻悻地回去,卻沒有放棄,第二回再來時,恰好是先碰到水杏,而小滿不在。

小滿回來時,遠遠的只看見水杏和李婆坐在一張桌上,李婆那張嘴在不停地一開一合,而水杏只是呆呆聽著。

小滿只覺得有一股氣騰地升起,咬緊了嘴唇過去,沉沉地看著李婆。

那李婆訕笑兩下,下意識扯了水杏的袖子,口中道,“你這小叔子,以為你再嫁了就沒他的立足地了。你看,這一見著我,就像要把我吃了似的?!?/p>

水杏輕輕拿開她的手,卻也對著小滿搖了搖頭,做了一個讓他先出去的手勢。

小滿不動,眼睛里逐漸有了水光,緊接著,卻是賭氣似的上去,硬把李婆從凳子上拽了起來往外推。

李婆不肯走,和他拉鋸著,心急上火,一連串話連珠炮似的脫口而出,“你這渾小子,別不識好歹!你嫂嫂心地好,再嫁難道還會短你一口吃喝?我告訴你,她不嫁,你們才都是沒有活路!我也是好心,沒成想卻被當成了驢肝肺……”

小滿打斷她,“閉嘴。滾?!甭曊{卻是怪異的,卡在喉嚨里發不出來,好像是在進行哭之前最后的強撐一樣。

小滿的手漸漸無力,李婆趁機掙了,拂了拂自己被扯皺的衣服,粗硬強橫的嗓門又拔高了八度,“你就是個小拖油瓶。要活活的把你嫂嫂也給拖死才滿意是不?”

她最后一個字落下的同時,水杏突然過來,伸了手,紅著眼眶,也把李婆用力的往門外推著。

李婆吃了一驚,水杏卻是滿臉決絕地把她朝外推,那雙小鹿一樣柔弱的眼睛盯著她,里頭竟含著恨意,仿佛也是在叫她“滾出去?!?/p>

李婆被氣走之后,小滿已是坐在了地上,肩膀抽著,頭一動不動埋著。

水杏過去,伸了手,剛觸到他的肩,男孩兒的背脊一下緊繃起來,“走開,別碰我?!蹦锹曇魩е耷?,一些氣勢也沒有。

水杏不理會,輕輕抱了他,安撫似的來回摸著小滿緊繃的背。

一會兒,小滿好像終于有些平復了下來,卻仍埋著頭,哽咽著說,“我不是怕你不管我。不是的?!?/p>

水杏去摸他的頭,小滿慢慢的,終于抬起了臉,他咬著嘴唇,眉頭皺著,兩只眼睛都哭得又紅又腫,聲音也澀,“你真想嫁,那就嫁吧。我不會……再攔你了?!?/p>

她含著眼淚掏了手絹,輕輕替他拭了淚,然后,用力地搖了搖頭。

《重重[民國]》作者:浩浩湯湯丨三個故事組成一本書 薦書庫

《重重[民國]》作者:浩浩湯湯丨三個故事組成一本書

白云秀的體質很一般,每年總要生幾場病??蓙淼绞锥贾?,卻是頭一次害病,趙老太爺上心得很,又是請醫生又是吩咐廚房準備病人吃的粥湯,整個趙公館都忙前忙后地照顧她。 這一天,正巧趙澤衍也是在家的,趙老太爺同...
匿名

發表評論

匿名網友 填寫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評論:1   其中:訪客  1   博主  0
    • 鏡子團隊-鏡仔 鏡子團隊-鏡仔 @回復

      水杏更新好了嗎,怎么不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