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森林》作者: [日] 村上春樹

2019年3月15日17:18:51 評論 2,097

文案

這是一部動人心弦的、平緩舒雅的、略帶感傷的戀愛小說。小說主人公渡邊以第一人稱展開他同兩個女孩間的愛情糾葛。渡邊的第一個戀人直子原是他高中要好同學木月的女友,后來木月自殺了。一年后渡邊同直子不期而遇并開始交往。此時的直子已變得嫻靜靦腆,美麗晶瑩的眸子里不時掠過一絲難以捕捉的陰翳。兩人只是日復一日地在落葉飄零的東京街頭漫無目標地或前或后或并肩行走不止。直子20歲生日的晚上兩人發生了性關系,不料第二天直子便不知去向。幾個月后直子來信說她住進一家遠在深山里的精神療養院。渡邊前去探望時發現直子開始帶有成熟女性的豐腴與嬌美。晚間兩人雖同處一室,但渡邊約束了自己,分手前表示永遠等待直子。返校不久,由于一次偶然相遇,渡邊開始與低年級的綠子交往。綠子同內向的直子截然相反,“簡直就像迎著春天的晨光蹦跳到世界上來的一頭小鹿”。這期間,渡邊內心十分苦悶彷徨。一方面念念不忘直子纏綿的病情與柔情,一方面又難以抗拒綠子大膽的表白和迷人的活力。不久傳來直子自殺的噩耗,渡邊失魂魄地四處徒步旅行。最后,在直子同房病友玲子的鼓勵下,開始摸索此后的人生。

《挪威的森林》作者:  [日] 村上春樹

推薦等級:9分

特點:外國文學,日本,青春,戀愛

以下評論來自網絡,供閱讀參考:

評論1

《挪威的森林》中的音樂隱喻與情色理解

“三十七歲的我坐在波音七四七上”,我一小時前讀畢《挪威的森林》,心理暗自思討我如何在這個年齡才想起讀村上的這部名作,上周問幾個朋友,都說早讀過了,很不錯。于是今天放松心情一并讀完,太太雖為文學家庭出身,同我一樣也早聽說此書多年,不過也是上周才讀。興奮地和我說,“你一定喜歡”,因為村上對音樂,尤其爵士的在行,對女性的理解,思維的現代,文字比喻的奇異,這些都會吸引我。

我用了五個小時一口氣讀完,如同高中假期看金庸的小說一般入迷。看完之后不能自抑,比前兩天開頭的《舞舞舞》更流暢順利,順便去看了看豆瓣的評論,卻沒有一個表達自己感受的,只好自己記錄下來。不過豆瓣上有一個帖子的名字倒是有點意思,“這本書絕對要三十歲以上的人士才看得明白”。我自己的感受也是一樣,青春生活本身,和中年回顧青春生活本來就是兩件事。我反而慶幸是今天而不是十年以前看了這本書。尤其在對兩種東西的理解上,我在十年前看這本書絕對會是障礙。

透過音樂理解隱喻:

看得出來,小說中提到的多數音樂,譯者是沒聽過的,因此有很多翻譯不準確的地方。很多爵士大師的作品,比爾,埃文斯,邁爾斯,戴維斯等等作品,還有一些搖滾的經典,書名本身出自的披頭士作品,如果讀者沒有事先聽過,對這本書的理解力似乎要降低百分之三十,村上處處提到環境中音樂的名字,絕對不是無意的。小說中的人物可以說都是音樂風格的隱喻,永澤的放蕩如同瓦格納,初美的古典如同宗教音樂之神圣,直子的古典與壓抑如同勃拉姆斯,綠子的搖滾性格,襯托出渡邊的猶疑品質,而這個品質,恰好是東方人的中間傳統。比如小說中提到直子,除了喜歡渡邊推薦的比爾,埃文斯,更鐘情于勃拉姆斯的交響曲,鋼琴,與大提琴,似乎也預示了她本身壓抑的本性。勃拉姆斯一向被認為是以古典的壓抑著稱的。音樂的隱喻還可以映射到文化層面,直子與綠子兩個人物,在渡邊心中的地位,暗示了日本民族對待自己古典壓抑的傳統和漂放現代的西方搖滾的態度。小說結尾處,鈴子演奏的五十一首曲子和后來的自然主義行為之間,其實有著一種聯系,后者是前面鋪墊的自然結果,歡樂送葬的隱喻,似乎是用更有生命力的西方音樂同日本的傳統告別。

透過情色理解情感:

在名著中尋找情色描寫,是我青春期的隱秘愛好,不過現在明白年輕時對于情色的偏愛是理解感情的一種障礙。這本書的情色描寫無疑是上乘的,好看得不像一本名作,不過難得的是,透過情色背后描寫的女性感情。男人對性是不猶豫的,對感情的承諾反而瞻前顧后,女性對真的感情是不猶豫的,但對男性沉迷于生理滿足總是顧慮重重。這個矛盾在渡邊和所有女性交鋒的主題中出現。在男性─性─情感─女性這條四點一線的關系中,想要得到一種自然的牢固聯系,自然要求男性經過性的迷惑階段后才可以懂得感情,女性則需要更多的理解男人對性的看法才能理解男人。小說中,初美,直子顯得更為保守。鈴子,綠子顯得要開明的多,綠子不是經常以大尺度的開放言語說出很多很有意思的名句?好的情色描寫,意義就在于把幫助男性與女性更深入的理解那個四點一線的關系,以免多數男女被腐朽的社會習俗束縛。

評論2

二十多歲時,曾經是骨灰級村上粉絲,幾乎看遍了他所有的長篇,看得懂的,看不懂的,都看了。村上的人生觀似乎是兩元的,他在好幾部小說里都給出了這種兩元選擇。比如這本,直子代表悲觀,虛無,灰暗的人生。綠子代表樂觀,堅強,積極向上的人生。多數人可能會肯定后者,否定前者。但是村上沒有,作為一個高明的作者,他只是呈現,并不評價,只是描寫,并不判斷。因為他知道,世界是多元的,人性是復雜的,陽光背后有陰影,是非之間并無絕對的界限。

評論3

一直想寫一篇關于《挪威的森林》的心得,10年了,也該動筆了。

我大概是中國第一代讀村上春樹書的人。

91年,一本書在南京的大學校園里悄悄流行,那是《挪威的森林》,不是林少華的版本,也不是賴明珠。我也趕時髦,在南京大學門口的書攤上買了一本,然后這本書10年沒有擱下,它現在正靜靜地躺在我的枕頭邊。

這本書不知看了多少次,書上密密麻麻地記載了從20歲到30歲不同階段我的心得體會,每次隨人生閱歷地增長,都能有新的感悟。

當年我第一次打開《挪威的森林》,一下子就被它領入略帶感傷的青春情韻之中。小說情節是平平的,筆調是緩緩的,語氣是淡淡的,然而字里行間卻鼓涌著一股無可抑制的沖擊波,激起我強烈的心靈震顫與共鳴。看《挪威的森林》可以從任何地方開始,每次翻開都會給我帶來心靈的休息和藝術的感染。十年來,我始終沉醉于其中,屢屢不能自拔。多少次,我問自己,這是為什么?我想在寫作此文的梳理過程中,給自己一個早該有的答案。

10年之癢,該瓜熟蒂落了。

一、 說明

《挪威的森林》自1987年在日本問世以來,在日本已銷出760余萬冊(1996年統計),這在只有一億多人口的日本是一個奇跡,平均每十五個日本人就有一人有這本書。在中國的統計數字不一,但常見說法是三百多萬。最近常在上海,有時也去北京出差,看到《挪威的森林》在北京風入松、上海書城等著名書店排行榜上,屹立前十名近一年時間,而這股購書熱潮還在如火如荼地高漲著。

《挪威的森林》有多個版本,很多人知道林少華版本,有些人從網路上知道臺灣賴明珠的版本,很少有人知道還有一個老版本。這個老版本的譯者是誰,我早已忘卻了,這兩年問過多人,至今我還不知道答案。關于版本優劣,歷來是喜歡村上春樹的朋友們爭論的話題,和BBS上板磚大戰一樣,我從來不參與這種爭論,仁者樂山,智者樂水,不必強求。

這里只簡單說一下,我所感知的這三個版本的區別。老版本在我印象里是意譯,更為傳神地表達日本文學地細膩和委婉,該版本與林、賴版本的最大區別是心理地翻譯更出色,特別該版本很多性行為和性心理的描寫相當到位,在以后的林、賴版本里找不到了,都有大量刪節,恐怕和時代有關系。林少華版本是最常見的,他的版本影響力最大,一版再版。賴明珠的版本常見于網路,作為臺灣譯者,她似乎有和席娟同樣的文風,這讓很多新新人類拍手歡迎,但遺憾地是她的版本翻譯不全。

我老版本《挪威的森林》于1994年被一個好朋友借走了,然后輾轉流落于民間,最后不知所終。我很心痛,不僅是該版本發行較少,關鍵是書里記載了當年20—23歲的我許多感慨與領悟,這是我從青澀走向成熟的一段不可或缺的真實記錄。

曾在一個BBS上看到有人愿以原書10倍價格購買老版本,這肯定是一個老讀者。后來又買過兩次林少華版本,都被朋友借走,借走了我不再心疼,因為書店里還能買到,只為多了一個喜愛《挪威的森林》朋友而高興。為以下行文方便和看過《挪威的森林》朋友不至誤解,說明一下,我現在手中的書版本是1996年7月漓江出版社林少華版本。

在下文某個章節,會寫一下記載在《挪威的森林》里空白處我的一些感悟,現在提上來一段寫在書中最后一頁的后記,真實記錄。

“1997年10月1日23:38  蘇州竹輝小筑

這本書于97年國慶節購于蘇州市新蘇州書城。91年購買此書另一版本時,愛不釋手,反復看了多遍,可惜94年被一好友永久地借走了。

97年夏秋季節在蘇州工作,國慶節同事們都回家了。我租了一輛自行車在美麗的太湖西山島游歷了6個小時。天下著小雨,望著霧蒙蒙的太湖,我對自己說,今天再買《挪威的森林》。

7年過去了,發生了不少事,再讀此書,我發現此時某些心境與二十歲的我一樣。”

“2001年3月19日凌晨1:50  30歲讀于上海大木橋路 海光公寓

這幾年每年3月中旬我都要變更一次工作,今年也不例外。又一次在異鄉,在被網站熱火朝天宣揚的今天,我還是喜歡這本書。什么都在變,唯有真愛不變,本性不變。

每一次閱讀都會有一種新的體會,人生的閱歷使我越來越明白書中的男女,從某種程度講,我何嘗不是和他們一樣。

幾個小時后,太陽照常升起,我又要開始漂泊。”

二、書中關于性的描寫

性,對于人來說是一種欲的快樂,對其的適度描寫應該是人類走向文明的進步。其實,人的各種努力都是為了心理的欲的滿足。有善的欲,有惡的欲。對性來說,如果你只看到他淫邪的一面,那就錯了,這不禁讓人想起魯迅先生關于大腿的著名的話語。

《挪威的森林》中性描寫的度在翻譯時把握得很好,不是很煽情,而是刻意追求一種美感,無論從場景的描寫,從語言的運用都很到位,體現著日本文學的唯美,絲毫不感到淫穢。

《挪威的森林》提到了同性戀、口交、手淫,有看黃色電影和援助交際的描述等,但書中沒有刻意描寫做愛的各種姿勢,作愛的話語,或者特煽情的環境描寫,動作描寫。

當年我第一次看該書時,還沒有女朋友,關于性有的看不懂,有的也沒注意。關于同性戀的問題,該書恐怕是我的啟蒙,以前不懂。該書這樣描寫:“這當兒,她把手繞到我背部摸索起來,摸著摸著,我漸漸產生一種奇異的感覺。身上火燒火燎的。也難怪——和那簡直像從畫上剪下來一般漂亮的女孩兒在床上抱在一起,每被她撫摸一下,身體就像肢解一點。等我明白過來時,她已脫掉我的襯衫,摘下我的胸罩。這時我才清醒過來,知道這孩子是個地地道道的女同性戀者。以前我也曾 經歷過一次,高中時跟一個高年級女生。我對那女孩子說不行,快住手。”

玲子因為這個畫上剪下來的女孩性騷擾神經失常,付出了8年調養身心的代價,隨著閱歷地增加,不知哪一年我突然明白這種事情的可能。

書中關于性最美的描述是直子夜間把自己的身體展現在渡邊面前的情景。星光下的直子仿佛就是一座雕像,是上帝的完美的藝術的杰作,她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不容褻瀆的,我想每一個人都會從直子的身體而探尋到藝術的內涵,而并非是僅僅認識到那是女人的身體。這一幕是本文的一個經典畫面,每次看到這里,我的腦海中就出現電影一樣的畫面。

原文如下:“我伸出手,想要摸她。直子卻倏地往后縮回身子,嘴唇略略抖動。繼而,抬起雙手,開始慢慢地解開睡衣的紐扣。紐扣共有七個,我仿佛繼續做夢似的,注視著她用嬌嫩的纖纖玉指一個接一個解 開。當七個小小的白扣全部解完后,直子像昆蟲蛻皮一樣把睡衣從腰間一滑退下。她身上唯一有的,就是那個蝶形發卡。脫掉睡衣后,直子仍然雙膝跪地,看著我。沐浴著柔和月色的直子身體,宛似剛剛降生不久的嶄新肉體,柔光熠熠,令人不勝憐愛。每當她稍微動下身子——實在是瞬間微動——月光投射的部位便微妙地滑行開來,遍布身體的陰影亦隨之變形,恰似靜靜湖面上蕩漾開來的水紋一樣改變著形狀。這是何等完美的肉體啊——我想。直子是何時開始擁有如此完美肉體的呢?“

書中最感人的描述是直子主動給渡邊手淫,每次看到這里我都感到直子對渡邊的體諒和要把自己變為正常人回到渡邊身邊的決心,多好的女孩啊,可惜最后……原文如下:

“傻瓜!”直子啼笑道。

“要是你問的是沖動沒有,那倒是的,還用問。”

“嗯?不說那個‘還用問’好不好?”

“好,不說。”我說。

“那滋味,不好受?”

“什么?”

“沖動啊。”

“不好受?”我反問。

“就是,是不是……憋得不舒服。”

“看怎么想。”

“給你放出來好么?”

“用手?”

“嗯。”直子說。

看《挪威的森林》中性的描寫,深刻體會到性融于生活的本意。該書沒有象中國一些書籍對性描述采用隱語的方法,而是自然地象山澗水一樣叮咚流淌,不回避,不夸張。

日本大和民族是一個性矛盾的民族,性既保守又相當開放。對書中渡邊和永澤去援助交際,對渡邊最后和玲子一邊懷念直子一邊作愛,讓很多傳統的中國人無法接受。對書中性描寫,我走過了一個認識過程,由20歲的刺激到24歲后慢慢理解。其中性觀念在95年,在深圳從事娛樂行業和南國流行的“傍家”現象的深入了解后,有了一個質的領悟。

性本平常,在于性行為者自身的把握。

想起那句禪:“六十年前,老衲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三十年前,老衲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現在老衲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

三、書中經典場面評述

聽說《挪威的森林》在日本已拍成電影,反響也很強烈。我想,當有一天中國影視機構把這部影片引入國內的時候,我一定會看好幾遍,但同時我知道,影片再優秀,它也不如我腦海中已形成的一幕幕如MTV似的畫面美麗,那是一幅幅多么美麗的畫面啊!

《挪威的森林》中有太多的經典場面,象一枚枚精致的石頭不經意間灑落于山谷中的小溪。以下我按我的喜好,分別評述一下其中幾個經典場面。對前三位座次,我遇到很大的困難,我不知該如何排序,也罷,想到什么就寫什么吧。

1、 綠子和渡邊在陽臺上的初吻

這是一幅讓人心醉的畫面,每次看到這里,我都要掩卷,沉思一下,回味一下,幻想自己是渡邊,身邊有一個象綠子那樣可愛的女孩,我真地愿意拿手中的許多去換取那一刻的真實。哎!

看原文:

“咦,上次那個星期日你吻我了吧?”綠子說,“我左思右想,還是認為那很好,好極了。
當時,我這么想來著:假如這是生來同男孩子的第一個吻,那該有多棒!假如可以重新安排人生的順序,我一定把它排為初吻。絕對。之后就這樣想著度過余下的人生: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在晾衣臺上吻過的那個叫渡邊的男孩如今怎么樣了呢?在這58歲的今天。如何,你不覺得棒極了?” (摘,這是綠子對那初吻的評價)

以下是初吻當時的情景:

“我看看綠子的眼睛,綠子也看看我的眼睛。我摟過她的肩,吻住她的嘴。綠子只是肩頭稍微抖動一下,旋即軟綿綿地閉上眼睛。約有五六秒,我們悄無聲息地對著嘴唇。初秋的陽光把她的眼睫毛投影在臉頰上,看上去微微發顫。

那是一個溫柔而安然的吻,一個不知其歸宿的吻。假如我們不在午后的陽光中坐在晾衣臺上喝著啤酒觀看火災的話,那天我恐怕不至于吻綠子,而這一心情恐怕綠子也是相同的。我們從晾衣臺上久久地觀看著光閃閃的房脊、煙和紅腦袋蜻蜓,心情不由變得溫煦、親密起來,而在無意中想以某種形式將其存留下來,于是我們接了吻,就是這種類型的吻。”(摘)

2、 在療養院,直子月光下裸體相呈

關于這一幕,上文已有描述,補充說明的是,不知哪一年我看《挪》時,突然覺得自己不要再欺騙自己了,直子也許從來沒有真正愛過渡邊,渡邊只是木月的替身,也許為此直子一直在抗爭,一直在努力地試圖愛上渡邊,但她和木月青梅竹馬形成的愛太強大了,以至于最后她還是追隨木月而去。實際上,我在心中模糊地明白這一點,但我一直不想承認,直到那一天我對自己說,別再自欺欺人了,然后我深深地為渡邊悲哀,為自己悲哀,為清醒悲哀,很長一段時間我沒有碰《挪》。

月光下,直子裸體相呈,也許她的潛意識里是脫給木月看,或者她用這樣的方式表達對渡邊這個一生中唯一進入他身體的男人一種復雜的關愛。渡邊好可憐,而直子更可憐!

3、 渡邊與綠子在雨中天臺擁抱

渡邊與綠子有了一次別扭之后,有兩個多月沒有說話,最后綠子主動找渡邊,兩人在雨中天臺重歸于好,壓抑了兩個月的情感一下子得以釋放。通過這兩個月地靜靜思考,兩人都明白他們真正愛的人就是對方。

原文如下:

綠子看著我的臉。“那好,我等你,因為我相信你。”她說,“要我時就只要我,抱我時就得只想我”

“還不快把那破傘放下,拿兩只胳膊緊緊抱住!”她說。

“放下傘不淋成落湯雞了?”

“管它什么落湯雞!求你現在什么也別想,只管死死抱住我。我都整整忍耐兩個月了。”(摘)

有什么比和心愛的人心貼心擁吻在一起更快樂的事!想象著渡邊與綠子雨中相擁,真心地為他們高興。看此書,我身心陷了進去,不再覺得這是一個小說,而感覺真實地發生在身邊,或者更可怕的是,錯位幻想,覺得自己就是渡邊,真心渴求一個象綠子一樣的女孩,我和她在那雨中緊緊擁抱,我真實地感受到綠子軟軟的溫暖的散發著少女體香的身體。我知道這種錯位幻想的可怕,但總是沉醉于此,不想自拔。

4、 渡邊與初美打桌球那晚的交往

初美是一個光彩照人的女性,用女孩這個詞都不合適。對她的描寫書中不多,只在和渡邊最后打桌球那晚有了濃重一筆,就這一晚,使渡邊永遠不能忘懷。對初美人物分析在以下章節有專門闡述,這里只想引用書中原話,表達我同樣的感慨。

原文:

“但初美這位女性身上卻有一種強烈打動人心的力量,而那絕非足以撼倒對方的巨大力量。她所發出的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力,然而卻能引起對方心靈的共振。車到澀谷之前,我一直注視著她,一直在思索她在我心中激起的這種感情震顫究竟是什么東西,但直到最后也未能明了。

當我恍然領悟到其為何物的時候,已是十二三年以后的事了。那時,我為采訪一位畫家來到新墨西哥州的圣菲城。傍晚,我走進附近一家意大利燒餅店,一邊喝啤酒嚼意式燒餅,一邊眺望美麗的夕陽。天地間的一切全都紅通通一片。我的手、碟子、桌子,凡是目力所及的東西,無不被染成了紅色,而且紅得非常鮮艷,嚴然被特殊的果汁從上方直淋下來。就在這種氣勢奪人的暮色當中,我猛然 想起了初美,并且這時才領悟她給我帶來的心靈震顫究竟是什么東西--它類似一種少年時代的憧憬,一種從來不曾實現而且永遠不可能實現的憧憬。這種直欲燃燒般的天真爛漫的憧憬,我在很早以前就已遺忘在什么地方了,甚至在很長時間里我連它曾在我心中存在過都未曾記起。而初美所搖撼的恰恰就是我身上長眠未 醒的“我自身的一部分”。當我恍然大悟時,一時悲愴之極,幾欲涕零。她的確、的的確確是位特殊的女性,無論如何都應該有人向她伸出援助之手。

然而,無論永澤還是我都未能使她幸免。當初美她--如同我的許多熟人那樣--來到人生的某一階梯的時候,就像突然想起似的自行中斷了生命。她在永澤去德國兩年后和一個男子結了婚,又過了兩年便用剃刀割斷了手腕動脈。

向我告知她的死的自然是永澤。他從波恩給我寫來信,信上說:“由于初美的死,某種東西消失了,這委實是令人不勝悲哀和難過的事,甚至對我來說。”我把這封信撕得粉碎,此后再未給他寫過信。”(摘)

對這幕經典場面,我只有大量引用原文,村上春樹用文字非常好地表達了很多男孩子一種情節,那就是“類似一種少年時代的憧憬,一種從來不曾實現而且永遠不可能實現的憧憬。”
對初美的自殺,我同樣悲愴之極,多么美麗的風景啊,她應該享受到同樣匹配的幸福啊!

《挪威的森林》經典場面還有,渡邊與直子東京街頭暴走;直子生日之夜失去童貞;渡邊在天臺上望著螢火蟲遠去;失去直子后,渡邊在海灘痛苦:玲子用音樂象直子告別等等,真是隨手一翻,就有一個讓人回味的場景躍然眼前。篇幅關系,就不多寫了

四、書中令人回味的語句

翻閱著《挪威的森林》,試圖從中找出一些富有哲理的話語,翻了一陣后,我明白這種想法是錯誤的。哲理性的話語是到處有,但與書中那些大段的令人回味的語句相比,不算什么。本書每一個精彩的話語大都不能脫離那個段落,不能脫離上下文,若單獨存在了將失去它本身意味深遠的內涵。

對于沒有反復讀過《挪》的人,很難理解下文我摘錄的幾段話其中的精髓。正因為《挪威的森林》有可以反復讓人品味的東西存在,才使得我每次都開卷有益,在我人生每個階段翻閱時都能在書中寫上幾筆新的領悟。

以下摘錄:(這是我認為比較好的幾段話)

1、“這封信我讀了幾百遍。每次讀都覺得不勝悲哀。那正是同被 直子盯視眼睛時所感到的同一性質的悲哀。這種莫可名狀的心緒, 我既不能將其排遣于外,又不能將其深藏于內。它像掠身而去的陣 風一樣沒有輪廓,沒有重量。我甚至連把它裹在身上都不可能。風 景從我眼前緩緩移過,其語言卻未能傳人我的耳底。 ”

2、“我憑依欄桿,細看那螢火蟲。我和螢火蟲雙方都長久地一動未 動。只有夜風從我們身邊掠過。櫸樹在黑暗中磨擦著無數葉片,籟 籟作響。

我久久、久久地等待著。 過了很長很長時間,螢火蟲才起身飛去。它頓有所悟似的,驀地張開雙翅,旋即穿過欄桿,淡淡的螢光在黑暗中滑行開來。它繞 著水塔飛快地曳著光環,似乎要挽回失去的時光。為了等待風力的 緩和,它又稍停了一會兒,然后向東飛去。

螢火蟲消失之后,那光的軌跡仍久久地印在我腦海中。那微弱 淺淡的光點,仿佛迷失方向的魂靈,在漆黑厚重的夜幕中往來彷徨。

我幾次朝夜幕中伸出手去,指尖毫無所觸,那小小的光點總是 同指尖保持一點不可觸及的距離。”

3、綠子把擱在桌面的兩只手"啪"地一合,沉吟片刻,說:"也不怎么。你不吸煙?"

"6月份戒了。"

"干嘛要戒?"

"太麻煩了。譬如說半夜斷煙時那個難受滋味吧,等等。所以戒了。我不情愿被某種東西束縛住。"

4、然而在這樣的環境中靜悄悄進食的時間里,我竟奇異地懷念起人們的嘈雜聲來。那笑聲、空洞無聊的叫聲、嘩眾取寵的語聲,都使我感到親切。這以前我被那嘈雜聲著實折磨得忍無可忍,可是一旦在這奇妙的靜寂中吃起魚來,心里卻又總像是缺少踏實感。這食堂的氣氛,類似特殊機械工具的展覽會場:對某一特定領域懷有強烈興趣的人集中在特定的場所,交換唯獨同行間才懂得的信息。

5、“你對人生沒有產生過恐怖感?”我問。

“我說,我并不那么傻。”永澤說,“固然,有時也對人生懷有恐怖感,這也是理所當然!只是,我并不將它作為前提條件來加以承認。我要百分之百地發揮自己的能力,不達到極限絕不罷休。想拿的就拿,不想拿的就不拿,就這樣生存下去。不行的話,到不行的時候再另考慮。反過來想,不公平的社會同時也是大有用武之地的社會。”

“這話像是有些我行我素的味道吧。”我說。

“不過,我并不是仰臉望天靜等蘋果掉進嘴里,我在盡我的一切努力,在付出比你大十倍的努力。”

“那怕是的。”我承認。

“所以,有時我環顧世人就氣不打一處來--這些家伙為什么不知道努力呢?不努力何必還牢騷滿腹呢?”

我驚訝地看著永澤的臉:“在我的印象中,世上的人也都在辛辛苦苦拼死拼活地忙個沒完,莫不是我看錯了?”

“那不是努力,只是勞動。”永澤斷然說道,“我所說的努力與這截然不同。所謂努力,指的是主動而有目的的活動。”

在書中,渡邊和綠子的幾次交談 和渡邊寫地幾份信都有可圈可點之處,這就不再摘錄了。

五、我對書中人物的看法

書中出現的人物不多,主要有四男四女。

四男:渡邊、永澤、木月和敢死隊;

四女:直子、綠子、玲子和初美。

1、 渡邊:

渡邊在生活中應該是一個很不起眼的小人物,平常沉默寡言,不合群,不善交際,朋友很少,但渡邊本身獨特個性一旦被有識之人慧眼相中,就會被他深深吸引,所以書中的每一個出場的男女都很喜歡渡邊,不管是男還是女。

總結一下渡邊的性格特質:

首先感受強烈的是渡邊的“真”,他不會故意讓別人去理解他,他真實地生活在自己的天地里,一旦有人因好奇進入他的城堡,他也不會改變自己,還是把自己真的一面原汁地展示給別人 。關于這一點,渡邊自己說“可能的話我還是當一個誠實的人”。

接著感受的是渡邊博大的平和。有意加了一個博大作為定語,是因為渡邊的平和象大海一樣寬廣無邊,另一方面感覺渡邊的情感世界象春雨一樣“潤物細無聲”,這兩者一點也不矛盾,可惜直子不知道欣賞,固守在木月的傷感中,而綠子能深深感受到這一點,雖然渡邊有他不能容忍的地方,但她最后還是堅定地選擇了渡邊。

另一個矛盾的地方是渡邊的善良與冷酷。 渡邊心地善良,他可以無私地幫助素不相識的人,但同時他是一個自戀的人(寫到這里,感謝我的知己百合,在和她探討《挪》人物的個性時,她精辟地指出書中每個人物實際上都有自戀傾向),由于渡邊的自戀,或者說有時過于認真地沉迷于自己的天地,形成他冷酷的一面。他是那種能為某個理由放下一切的人,印證那句俗語“大丈夫有所不為,有所必為”。這種固執有時很傻。

最后有感于渡邊極具煽動力的語言。渡邊語言精辟、詼諧,富有煽動力,尤其是對有一定素質的女孩子,很多話讓人巴咂著反復品味,綠子當初就是被渡邊特色的語言打動芳心。如果渡邊把這個特長作為追求女孩子的利器,應該很管用,但渡邊沒這樣做。

總結一下渡邊,渡邊是那種到了人群中就找不到的小人物,但對了解他的女人,她們知道他實在是一個有個性的成熟的有男人味的男人,可以一輩子被他吸引。

2、 永澤:

縱觀全篇,好象永澤是唯一可以把持自我的積極的人,但事實上,他與直子、木月、初美如出一轍,都是對現實充滿絕望,只是選擇的方式有所不同.,他們選擇了死,但永澤選擇游戲人生。

永澤不斷地以積極的入世態度淡化挑戰人生活著的意義,對人世的絕頂洞察讓他通悉各種手段的同時冰徹心骨。無論是對事業還是對性,他固有的高度投入的游戲姿態都只是證明了他的絕望。

永澤是一個極端冷酷自私的人,也是一個非常可怕的競爭對手,這種人一旦目標確定,不達目的不罷休,往往現實世界證明他異于常人的資質讓他最后總是站在目標的山巔,但那一刻,他更加孤獨和空虛。永澤的游戲法則是對現實法則最嘲諷的驗證和剖析。

永澤有一顆孤寂的靈魂,這種程度也由初美間接反應,連初美那樣極具愛心和魅力的女人也不能溫暖他。他和死去的木月一樣選擇我行我素的渡邊作為朋友,但他那種骨子里的冷酷讓渡邊無法接受,直至永遠拋棄他。

在現實世界里,永澤同樣寂寞地在走一條不歸之路。

3、 綠子:

綠子是我喜愛的人物,喜歡她的真實,喜歡她的率真,喜歡她的真性情,喜歡她的不認輸,喜歡她的自由,喜歡她的不矯柔造作。就這些。

實際上,綠子很簡單,但喜歡她真地不需要太多的理由。

雖然綠子有些行為給人感覺怪異,但書中只有綠子是一個心理健康的人,只有她一個人陽光一樣活在《挪威的森林》中。

最后想說一點,綠子浮出表面的真與渡邊內心的真不管在哪個年代,哪種環境都難得可貴。

4、 直子:

直子象《紅樓夢》中的林妹妹一樣,讓我只有同情沒有喜愛。直子一切的一切都是咎由自取,但我深深理解,她無法自拔。她與木月兩小無猜的情感象洪水猛獸一樣吞噬了他們過早的愛情和人生,只為他們可憐。

同樣的纖細,同樣的敏感,同樣的柔弱,同樣的膽怯,直子與木月相同點太多,他們象同樣不能御寒的刺猬一樣緊緊抱在一起,一個走了,一個必須追隨而去,在另一個世界里再互相依偎。

渡邊本事再大,努力再多,也無法挽回,這是宿命。看著渡邊傷心,看著渡邊自責,看著渡邊無法釋懷,同樣讓人可憐。

在打這段文字的時候,2001年11月1日中午12點17分,我翻閱著直子死去,渡邊獨旅的章節,反復咀嚼其中的話語,再次心靈震撼,我與渡邊一樣沉浸于直子死去的悲哀中。再引用書中的原文吧:“有時我覺得自己似乎成了博物館管理人——在連一個參觀者也沒有的空蕩蕩的博物館里,我為自己本身負責那里的管理。”

慶幸渡邊遇到了綠子,他在今后的人生旅途中還會不斷地自責、懷想,但陽光綠子會不斷溫暖他的心。

5、初美:

《挪》第九章關于初美的文字是這樣:渡邊用出租車送初美回宿舍途中,目睹初美的風度情態,強烈感到她身上有一股盡管柔弱卻能打動人心的作用力,便一直“思索她在我心中激起的這種感情震顫究竟是什么”。而直到十二三年后才在異國那氣勢逼人的暮色中,恍然領悟到“她給我帶來的心靈震顫究竟是什么東西——它類似一種少年時代的憧憬,一種從來不曾實現也永遠不可能實現的憧憬。這種直欲燃燒般的天真爛漫的憧憬,很早以前就己遺忘在什么地方了,甚至在很長時間里我連它曾在我心中存在過都未曾記起。而初美所搖撼的恰恰就是我身上長眠未醒的‘我自身的一部分’。當我恍然大悟時,一時悲愴至極,幾欲涕零”。

然而這樣超凡的美麗的女子最后也象其它人一樣,在人生某一階梯的時候,就象突然想起似地了解自己的生命。嗚呼!

書中沒有描寫初美與永澤如何相識、初美的家庭背景和成長環境,但常理推斷初美光輝地母性與寬容,她與永澤相戀,她的自殺情結都不會離開過去,過去鑄就初美癡迷于永澤而又無可奈何。

美麗的初美走了,永澤給渡邊來信寫到:“由于初美的死,某種東西消失了,這委實是令人不勝悲哀和難過的事,甚至對我來說。”渡邊把這封信撕得粉碎,此后與永澤絕交。

最后,想說明的是與其說渡邊喜愛初美,不如說渡邊有姐姐情結或渡邊33歲時在夕陽中的領悟。

6、玲子

雖然玲子一再否認她沒有同性戀傾向,但正如那個畫一樣的女孩子說的那樣,玲子是一個同性戀者或者準確地說是一個雙性戀者。

玲子的心理不正常和其它人不太一樣,她一生的禍福都是音樂所賜。她癡迷于音樂,不能正常地生活在人群和社會之中,一天某個非常誘人的女孩在用性打斷她的不正常音樂之戀時,她的情感大廈轟然倒塌,這是她心理上極為脆弱的一面,那個女孩只不過點了一下她的“命門”。

對于經過8年調養的玲子是否還能正常重返人間,即使在旭川小鎮,我還是擔心。

對玲子還想說的是,在某種程度上,玲子受直子影響很深,她們雖沒有性的接觸,但心靈上已相交,所以書中最后,渡邊實際上在和直子作愛,而玲子把自己當作直子化身與渡邊來了四次。

這里不能簡單地指責渡邊與玲子的性放縱。

木月和敢死隊就不寫了。

六、 本書對我的兩個重大影響

1、 生與死

《挪威的森林》有一段流傳甚廣的名言,“死并非生的對立面,而作為生的一部分永存”。

我第一次看《挪》的時候,才19歲,對書中很多話并沒有很好的理解,比如這句話。等人生閱歷增長后,才慢慢領悟其中的一些含義。

《挪》一共提到四個人自殺,木月、直子、直子的姐姐和初美。書中冷峻平緩的筆風把這些莫名其妙但又沉悶的自殺擺到19歲我面前時,我那時確實有點不能承受之重。我不理解,我苦悶。實際上生與死是一個相當宏大的課題,佛祖在菩提樹下參悟了生死之后才確定了佛教的基本教義。

就在看《挪》書的同一年夏天,我遇到了同樣想自殺的女朋友。《挪》書給我帶來的直接影響是我不能容忍自己身邊的人有自殺的想法,這一想法促使我在此后的10年里勸說了多人。另一方面,我對死看地很開,我不知這是否受到了《挪》的影響。我很清楚將來我肯定也會走上自殺道路,但前提是我感到活夠了,或者當一場不可治愈的大病來臨時,我會一個人悄無聲息地出走,然后在大自然中自殺。

隨著年齡增長,我發現成熟的標志是開始不斷地參加紅白喜事。當身邊的親友撒手人寰時,每一次的葬禮都讓人反省活著的人該如何更好地活著。基于這個思想,我選擇了漂泊,選擇了多經歷,這成為我的一個人生觀。人來到世上只活一次,要讓這一次活地有價值,多活幾次。漂泊的路上充滿酸甜苦辣,但我為我的經歷不悔。

2、 人不能被某樣東西束縛住

有一次,綠子問渡邊為什么不吸煙,渡邊回答:“我不情愿被某種東西束縛住”。當年看到此話時,我心頭一震。

大學時代,我沉迷于圍棋與哲學的世界里,連談戀愛都無暇顧及。畢業那年,從象牙塔到社會,象很多人一樣,剛開始不適應,有種逃避思想,又想鉆到圍棋世界里。當看到此話時,真是如雷灌頂,象禪宗的頓悟一樣。我在91年就自動選擇了下崗,開始走上自己改變自己命運的漂泊之路。

欲成大事,人就不能被某樣東西束縛住。

我沒有任何不良嗜好,所謂“五毒”我能拿得起,也能放得下,我永遠不會過多地沉迷于某樣事情。漂泊的人一旦染上某種嗜好,無意于在沖天的翼上加上重重的砝碼。說走就走,說來就來,著眼大處,不拘泥于小節,高瞻遠矚,不鼠目寸光,這是我對“人不能被某樣東西束縛住”的廣義理解。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